策展人序


是啄木鳥,也是穿牆人

 

  村上春樹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他在領獎時的演說裡提到,「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而且,「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高牆」與「雞蛋」的比喻立刻流傳開來,用來描述永遠站在邊緣、弱勢一方的生命態度。

 

    但是,「以卵擊石」,以「雞蛋」對比於「高牆」,難免浮現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的悲劇姿態。2019年臺北詩歌節卻要提出由此而更進一步的主題:「牆與啄木鳥」。「牆」可以是多義的,既是阻隔,也是保護,畫下邊界,卻也升起屏障;保護過了頭,就可能成為阻隔,長久生活於屏障內,也可能失卻探險勇氣。窺諸人類歷史,文明的推展往往來自於變化,而變化又往往來自於一次又一次因為疑惑而產生的叩問,如同啄木鳥尖銳地敲打。

 

  同時,今年也適逢柏林圍牆倒下三十週年。這堵舉世知名的高牆,阻隔了多少情感、記憶和嚮往自由的心,它被推倒,也正意味著人心之所向,再高再厚實的牆,總有人以各種方式挑戰,卸去一塊磚,磨掉一點石屑,都彷彿讓自己和牆外歡快流動的空氣更近一些。

 

  而正在眼前發生的,則是臺灣通過俗稱的「同婚法案」,讓多數臺灣同志也能擁有結婚的權利,也成為國家法律照看的一份子。距離1980年代同志運動初初在臺灣發聲,也已經過了三十餘年,高牆終於倒塌了一部分。

 

  在「牆與啄木鳥」主題之下,並呼應柏林圍牆倒下、臺灣婚姻平權運動大幅進展,臺北詩歌節邀請為日本出櫃同志短歌歌人小佐野 彈為駐市詩人,和我們談談絕望與希望,如何在緊密如牆的社會中發出異音,做一隻永遠的啄木鳥;同時,也將邀請兼擅音樂的德國詩人沃夫・比爾曼來訪,他的詩句與歌聲能刮痛人,也能鼓舞人。另外,還有美國、立陶宛、香港、新加坡的詩人與會。另外,臺灣自由民主、多元開放,近年來也吸引了不少境外寫作者來工作、居住,他們和我們一起居住在這片土地,熟悉臺北的藝文風景,把臺北生活種種轉為創作養分。這一次,我們也會邀請這些熱愛臺北的外地詩人一起,在詩句中牧養火焰,以文字、笑聲與歌聲為敲打樂。

 

        請來參與2019年臺北詩歌節,一起來當一隻固執的啄木鳥,做一名文學的穿牆人。



臺北詩歌節策展人

策展人簽名檔(大).png策展人簽名檔.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