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的話


  
  火光與人類的發展關係密切,生食與熟食的界線,活動時間的延長,使成形之物化為灰燼復歸大地,使地土能燒結形狀承載世界,是哀悼與創造的媒介。

  或者,詩人能夠給我們另一種想像。詩人歌手李歐納‧柯恩寫過這樣的句子,「萬物都有裂隙,那是光照進來的契機」,完美詮釋了黑暗/缺憾與光明的關係,像一句哲思語,看似不足、未整之處,竟因此能引入更好更暖的可能。或者就如今年邀請的駐市詩人張芳慈詩中所言,尋求「在黎明中/在月光中/我寫著你的名字/感覺生命重新開始啟動」,光可以是墨水,可以是河流,喚醒世界的胎動,讓新鮮聲響流布四方。

  依循人與光的種種想像,2020年臺北詩歌節主題訂為「所以我們發光」,這光,是想像力,是信心,是羅智成寫過的,「我心有所愛,不忍世界頹敗」(〈一九七九〉),從我們內在輻射出去,尋覓其他的光源,一同照亮,成為宣言或慰藉。也希望能把「發光」視為詩的本質,詩之成形,是詩人內在滾動著高熱,要將這分熱力分享給世界。

  由於疫情的關係,往年詩歌節在駐市詩人項目上都是邀請國際詩人擔任,今年配合防疫,改邀請國內傑出詩人張芳慈擔任。張芳慈橫跨詩與畫,從事寫作三十餘年,受女性思潮與八十年代末「還我客家話」運動影響,有意識地彰顯女性意識與客家認同,同時,她出身台中東勢,也著意在詩中展現東勢的客語腔調。因此,張芳慈的詩作在性別、族群、地域經驗等方面的混融交織,為台北讀者帶來不同的視野。

  去年至今仍如火如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有些詩人親上火線,有些詩人提供文化的後衛;臺港命運連動,向來敏銳於時代的臺北詩歌節不能無感,原本預定邀請多位香港青年詩人來訪,同樣受疫情影響,除了橫跨詩與音樂的香港創作人黃衍仁外,改邀請在台香港創作者廖偉棠、沐羽出席。

  而以紀錄片形式呈現文學議題或作家生涯,從當年的「作家身影」系列,到「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乃至中間異軍突起者如實驗性強烈的《日曜日式散步者》等,不絕如縷。本屆詩歌節則邀請長期從事文學文化影像工作的黃明川,帶來他呈現多位女性詩人創作的最新紀錄片作品。

  其他各項「詩人進校園」前導活動、大型詩演出、跨領域詩行動與精采講座等,也都正躍躍醞釀著一份火光,預備與讀者一同燎原。

                                                                                                                                  鴻鴻_中文橫式_1.5.jpg楊佳嫻_中文橫式_1.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