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作與詩人介紹

詩人介紹

(攝影:黃鈴惠)

詩人 崑南

香港現代主義文學的開拓者及重量級跨界創作者,也參與創辦多種重要文藝刊物。小說《地的門》已成經典。曾以評論、詩集、小說集三度獲頒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2017年更以終生成就獲頒「香港藝術家年獎」。

 

(攝影:若爾諾爾)

詩人 零雨

臺北人,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東亞語文研究所碩士。1991年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曾任《國文天地》副總編輯、《現代詩》主編,並為《現在詩》創社發起人之一、宜蘭大學教師。著有詩集《我正前往你》、《田園╱下午五點四十九分》、《膚色的時光》等。

 

詩人 廖人

著有《浪花兇惡》、《13:廖人詩集》。本名廖育正,1982年生於臺北。清華大學文學博士,中央大學哲學博士班。曾任教廣東省韓山師範學院新聞傳播學系,現任教成功大學中文系。 曾獲楊牧詩獎、臺北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國藝會文學創作補助、文化部藝術新秀補助等。

 

詩人 瓦歷斯.諾幹

文學家,出生於臺中縣和平鄉Mihu部落,臺灣原住民泰雅族人。臺中師專畢業,曾任自由國小教師,創辦《獵人文化》雜誌,作品涵蓋詩、散文、小說、評論、報導文學,並兼及文字字源學。近著有《當世界留下兩行詩(增訂版)》、《七日讀》、《張開眼睛將黑夜撕下來》等。

 

(劇照:少年神仙吃彩虹)

紀念詩人 管管

本名管運龍,曾任愛荷華國際作家工作計畫邀請作家。曾獲「香港美協」及「中國現代詩」詩首獎、黃山歸園國際終身成就詩歌獎。著有詩集《腦袋開花》、《燙一首詩送嘴,趁熱》等;散文《請坐月亮請坐》、《管管散文集》等。演電視、電影三十多部,多次舉辦詩畫個展。

 

詩演出選用詩作

五月
◎零雨

綠獅子在爬山
無數的綠獅子在爬山

剛剛生出
頭髮蓬鬆

並且決心在山中
靜坐修煉或許也吃齋

野性未除
想和春天比賽
看誰先跑過一個一個山頭

「等等我呀,我穿粉紅色
爬得比較慢。」

 

種在夏天的一棵樹
◎零雨

我喜歡 這棵樹 我向它走近
我向完美 更完美走近 一棵樹
絕對有可能完美 黃色皮膚
黑亮眼睛 纖細四肢 春天時
睫毛一閃一閃 夏天甩著長頭髮
秋天它會彎腰 冬天雪可能
落下 蓋住它一半的靈魂
另一半甦醒 向東方探索 但不
急躁 樹 絕對有可能前進 前進
到最完美的故鄉 所有親人聚集
坐在小板凳上 品味某些事物 掉落的
某些事物 就被稱作故鄉 只是因為
掉落 例如有花瓣的裙子 例如毛毛蟲
還有你 被風托著的小小馬尾 我記住
並且費心 把它種下 這棵樹就住著
一個母親 夏天的時候 就生出一種
味道

 

關於故鄉的一些計算
◎零雨

要翻過幾個山頭
才能經過那個土地祠

要經過幾個土地祠
才能出現那條小溪

要種幾棵松樹柏樹
才能到達那片密林子

要生出幾個黃板牙的村人
才能看到那個村落

要拿幾塊溪邊的石頭
黏上土角
才能變成房子

是誰長大之後就是祖父
幾條狗能出去打獵
幾隻獸從深夜的山中扛回來

幾隻雞構成一個
小有規模的黎明
幾隻鴨跟著竹籃子
去浣衣

是誰在鐘敲三下時
成為女人,點起油燈
浸豆子
作豆腐
洗蒸籠
做年糕

是誰用竹枝子
撐開窗戶
把山坡上的百合花
迎進屋來
(到底幾枝百合花)

到底要翻過幾個山頭
追到霧,追到秋天的柚子
冬天的橘子

追到那個精算師
問他到底怎樣
才算是故鄉

 

00_滌妖氛
◎廖人

滌妖氛,滌妖氛
排練青春的淫戲
灑法水,灑法水
聽見命定的哨音

沽美酒,沽美酒
脈衝回春尋芳柳
醉花陰,醉花陰
蚯蚓射精散花林

颳地風,颳地風
男蛇吞象腳撲朔
掛銅旗,掛銅旗
女蛇吞象眼迷離

風入松,風入松
孔洞眨眼張張笑
園林好,園林好
食屍補粧發牢騷

步步嬌,步步嬌
混血少婦偷養豹
銜玉笛,銜玉笛
正太肛門噴香油

藏本命,藏本命
子宮裝潢大吸精
封魔界,封魔界
神姦百物大光明

 

07-03_去太平間洗澡
◎廖人

趁白天
去醫院太平間

地下四樓
身體搓搓
傷口避開水


臂彎內側

耳後脖根

腳踝兩邊
搓搓

死皮
漂浮水面
靈魂,又輕了一些
走出水槽

一語不發
回到拉下的鐵捲門前
躺下
背對嘻哈大嘴巴

工整的宇宙
奧秘的人群
電音,重拍
金屌,撞奶
死皮路面漂浮
別再
別再憂傷

 

回部落囉!
◎瓦歷斯.諾幹

發現自己一寸一寸地消失,
在都市當國小老師的Bihau1就決定要回部落了。
這一天清晨,Bihau 接到部落的電話
伊伊呀呀地他,不再發出Yaya2聽懂的聲音
Bihau 的喉嚨就像撒了謊的狗3
消失在安靜的都市清晨啦!
他只好讓淚水的聲音流進聽筒
彷彿電話一端是接受告解的神父。
族人問他回來幹什麼?
Bihau 病厭厭地發聲:「治喉嚨痛。」
但沒人聽懂他的阿美里嘎話4

發現自己正一寸一寸地消失囉!
我們在都市歌唱的Giwas5決定要辭別都市了。
這一天午夜,Giwas 扭亮室內的日光燈
慘白的膚色掩住了黧黑的臉蛋
我們健康的Giwas 就像奔下山的孩子6
一張屬於泰雅的臉一寸一寸地消失
在空空茫茫的都市夜色中
Giwas 再也看不見自己的臉了
族人問他回來做什麼?
Giwas 用黑色的手蓋住白色的臉的說:「找回一張臉。」
「找回一張臉。」在部落,誰在意你的臉是圓是方!
在部落,誰在意你的臉是圓是方!

發現自己一寸一寸地消失
在都市叢林遊走鷹架的Wadang7決定要重返部落了
這一天,啊!沒有一片雲膽敢遮蔽太陽的日正當中
我們矯健的Wadang 在摩天大樓的窗玻璃上
終於看見一隻迷惘在都市裡的無尾猴子
牠左右搖擺,彷彿困在巨大的機陷裡
什麼時候,部落裡的獵人變成走獸啦!
族人問他回來做什麼?
Wadang 揮舞跳動的肌肉興奮地說:
「上山打獵啊!」
打獵有什麼用,族人不屑地說:
「獵物都懂得舉起野生動物保育法的公文了!」

發現自己一寸一寸地自城市消失
我們麥當勞領班的Hajuong8就決定要告別城市囉!
這一天下班前,所有疲倦的蟲子都回來了
我們的Hajuong 接到翻越幾座山脊的信箋
Yava 耕種三十幾年的果園(這塊地,絕絕對對9
是Yudas 用一生的努力掙來的)一夜之間
就像日本人的太陽旗幟突然插滿了部落
一瞬之間(正確地說,是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日的公文日號)
曾經送他讀國中唸高中的果園已經被徵收為國有地
我們的Hajuong 從資本帝國營造著亮麗磁磚的反影中
終於,終於看見一個消失國籍的可憐傢伙!
麥當勞薪水不是很高嗎,族人問他回來做什麼?
「仔細地看部落還在不在?」
眼睛沒有瞎掉而說這種話,族人說:
「這傢伙被城市整瘋了!可憐啊!」

像疲倦而遍體鱗傷的鮭魚,我們的族人
啊!都市的族人統統要回部落囉!
他們一同突破洶湧的海洋
閃避暗礁與鯊魚的突擊
直抵初生的溪流。
沒有人知道他們將找回什麼
我們只是高興流浪的族人終於回家囉!
流浪的族人終於回家囉!

(原載1996 年1 月《中外文學》284 期)
瓦歷斯.諾幹 作註
收錄於《伊能再踏查》,頁144-149。

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Bihau,泰雅族男性人名,漢譯:畢號。
2 Yaya,泰雅族「母親」的稱呼。
3 「撒謊的狗」,泰雅族神話傳說中,狗原來是會說話的,但因為喜歡對族人撒謊,族人便割其喉嚨,使其不能說話,只能吠叫狗的語言。
4 阿美里嘎話,指族人聽不懂的外來語。
5 Giwas,泰雅族女性人名,漢譯:吉娃斯。
6 「奔下山的孩子」,泰雅族傳說中,平埔族是下山尋找新耕地的族人,在分人數時,因取巧欺騙居留山上的族人,日後便成為卜吉兇族人出草的對象。
7 Wadang,泰雅族男性人名,漢譯:瓦旦。
8 Hajuong,泰雅族男性人名,漢譯:哈勇。
9 Yava,泰雅族「父親」的稱呼,Yudas,泰雅族「祖父」的稱呼。